作者 主题: 【黑白纪年】潘多拉之盒  (阅读 1689 次)

副标题: 信风使者首战,DP船员很重要

离线 晨星

  • 攒了一大堆苹果币却舍不得买冰箱结果统统烂掉的守财奴
  • Diver
  • ******
  • 帖子数: 2148
  • 苹果币: 3
【黑白纪年】潘多拉之盒
« 于: 2015-12-27, 周日 20:02:33 »
[22:13] <ST> ——————————————————————————————————————————————————
[22:19] <ST> 云被碾碎在龙骨之下。
[22:21] <ST> 间不容发的刹那间,黑色的战舰乘上了风的尾巴,模仿飞鸟的翅膀形状、被加诸了翡翠天境特有的驭风魔法的巨帆后拖曳出一道银色的轨迹。
[22:22] <ST> 在自由舰士学院,并没有几艘船的速度能够比得上它——纵使在黑色阵营中的精英阶层里也是如此。
[22:23] <ST> 这艘船被称为‘幻日号’,持有者与船长名为佛尔克·莫特·博尔西斯,船上的主要岗位都由和他年龄相仿的少女——也是他的妻子担任。
[22:24] <ST> 据说在他的国家,这是很普遍的事。
[22:24] <ST> “船长!机械恐怪和魔族都已经确认不再追击了!”
[22:25] <ST> 此刻,站在握着舵轮的青年左侧的少女,以大副的姿态向他行了一个礼。
[22:25] <ST> 握着舵轮的褐发青年点点头。
[22:25] <ST> “但很遗憾。”
[22:26] <ST> “没有能够甩掉那群白色的家伙。”
[22:26] <ST> 在幻日号的后方,一道幽蓝色的光影若隐若现。
[22:26] <ST> “逐风者型吗……真麻烦。”
[22:27] <ST> “虽然错失了风尾,但作为能够自己制造风轨的灾难之船的话,在短时间和我们竞速是没有问题的。”
[22:28] <ST> 名为莉亚娜的少女注视着自己的船长,虽然在汇报着对己方不利的情况,但并没有特别的紧张感。
[22:29] <ST> “不知道白色的家伙为什么要古魔之钥……但既然军事吩咐了这东西的重要性,就不能丢脸。”
[22:29] <ST> 青年船长将舵轮交给了既是大副也是妻子的女孩,交换了一个颇具默契的眼神之后——
[22:29] <ST> “全舰备战!”
[22:30] <ST> ——而在同时,两艘船的距离的确地在不断地缩短。
[22:31] <ST> 对幻日号来说,信风使者的迫近并不匀速——因为逐风者型战舰搭载了精灵炉——换句话说,这是一直拜托无数风之精灵在里面蹬着轮子产生动力的魔法装置。
[22:32] <ST> 在短时间内能够产生极强的风力,同时分开前方的大气障壁——不过,同时对乘员的要求也颇高。
[22:32] <ST> 伊戈鲁是少数能够在全速前进的情况下依旧操纵住逐风者号沉重舵轮的人。
[22:34] <ST> 对于年轻的种马来说,还是第一次遇到能够在这样的全速追击下依旧摆脱信风使者的对手。
[22:34] * 伊戈鲁 绷紧全身的肌肉扳动舵轮
[22:34] <ST> 虽然被他们抢走了上风,不过,船员和船长的水准不高是不可能做到的。
[22:34] <ST> 即使距离在慢慢地缩短,对方看上去也依旧不准备放弃。
[22:35] <伊戈鲁> “他们……跑不掉……“
[22:35] * 亚雷艾斯 全副武装站在船头
[22:35] * 伊戈鲁 咬牙切齿
[22:35] <ST> 甲板上奔走的船员就是很好的证据,他们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22:35] <ST> “是魔导炮!”
[22:35] <亚雷艾斯> “伊戈鲁!还不够近!别让他们跑掉!”
[22:36] <ST> 从瞭望台传来了警告的声音,对方的船尾打开了炮门,数十发闪光的能量球朝着信风使者的船首飞来。
[22:36] <蕾蒂西娅> “呼唔……”
[22:37] <亚雷艾斯> “哇打过来了!”
[22:37] * 蕾蒂西娅 轻轻吸气,将笔落在画布上,完成整幅画的最后一划
[22:37] * 亚雷艾斯 抓稳船首栏杆
[22:37] <ST> 这种强化过的魔法弹虽然没能洞穿雷蒂西亚制造的屏障,但却在冲击产生时了发出了数道亮度可媲美太阳的光。
[22:37] * 蕾蒂西娅 在没有谁能看见的画室里,身后仿佛有光翼扇动,接着,画作便迅速地从画布上淡去
[22:38] <ST> 在下一瞬间,光夺走了信风使者上大部分人的视力。
[22:38] <梵> “ 这艘船应该是有武器的,我们要还击! ”
[22:38] * 伊戈鲁 视野一片白炽,凭着直觉继续抢夺风尾
[22:38] * 梵 一瞬间把自己包裹进铁球里
[22:38] * 蕾蒂西娅 所描绘的是从未得见过的极光帷幕
[22:38] * 梵 避开了闪光
[22:39] <亚泰斯> “冲击结束后,准备填充舰首炮还击。”
[22:39] * 蕾蒂西娅 对窗外强烈的闪光视而不见般地再度挥下画笔
[22:39] * 亚泰斯 提前闭上眼睛,抓牢了护栏
[22:39] * 亚雷艾斯 即使在械灵铠甲中也被强光刺目
[22:39] * 蕾蒂西娅 眼中的色识并不怎受光度的影响
[22:39] <ST> 在伊戈鲁凭借自己的直觉做出转舵之后。
[22:39] <ST> 两艘船的距离被进一步拉近了。
[22:40] * 蕾蒂西娅 这次描绘出的是连光也吸入的漩涡
[22:40] <ST> 信风使者前方是幻日号的侧舷。
[22:40] <亚雷艾斯> “逆风的攻击可不容易呢……”
[22:40] <伊戈鲁> “啊哈,柔软的腹部!”
[22:40] <伊戈鲁> “谁来投出捕鲸叉!”
[22:40] <梵> “ 最不容易的还是我们要的东西在那艘船上,所以还不能击沉它。 ”
[22:41] <ST> 十二门被强化过的矮人炮口喷发出了火焰。
[22:41] * 蕾蒂西娅 的笔在画布上展现出纠缠在一起的极光不自然地扭曲,被吸入某处的景象
[22:41] <ST> 和炮门同等数量的黑色铁球化作了呼啸的黑影落向了信风使者的甲板。
[22:41] <亚泰斯> “勾索准备,不要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22:41] * 蕾蒂西娅 的力量在船外形成了风和光的漩涡
[22:41] <ST> “炮击,炮击!”
[22:42] <ST> 12枚炮弹之中的半数被神秘的漩涡吸了进去。
[22:42] <梵> “ 我记得我们原本的目的是靠近然后进行接舷战,所以,谁和我一起下去? ”
[22:42] <亚雷艾斯> “挨不了几下,不过接舷就好!”
[22:42] <蕾蒂西娅> “呼……”
[22:43] <伊戈鲁> “那么,咬紧牙关!接下来会有点颠簸!”
[22:43] <ST> 但仍旧剩余了6发,精确地撞向了甲板。
[22:43] * 蕾蒂西娅 用洋装缀着蕾丝的袖口抹去额上的汗珠——接着就迎来一阵冲击
[22:43] <蕾蒂西娅> “唔……!”
[22:43] * 伊戈鲁 启动了攫风齿的二段加速,让逐风者疯狂起来了
[22:43] <ST> 船长室的亚泰斯感到了一阵冲击。
[22:43] <亚雷艾斯> “剩下的有点多啊!”
[22:44] * 亚泰斯 睁开眼睛,将自己的视野与甲板上的水手连接,避免了可能的人员损失
[22:44] * 蕾蒂西娅 几乎被抛了出去
[22:44] * 亚雷艾斯 用力跳起来,刮起一阵旋风劈开数个炮弹
[22:45] <ST> 左舷和船首最强固的装甲吸收了炸弹大部分的冲击,但这种用来攻略要塞的炮弹能够通过震动撕裂目标的结构。
[22:45] <亚雷艾斯> “这热身有点太热了……抓紧点!”
[22:45] * 梵 伸出锁链抓住四周的物体稳住自己的身体
[22:45] <亚泰斯> “……放弃之前的计划,直接撞上去。伊戈鲁看你的了。”
[22:46] <伊戈鲁> “做好倒数吧!3,2——”
[22:46] * 伊戈鲁 把住舵轮,横冲直撞
[22:46] * 亚雷艾斯 落在船头处,抓住栏杆
[22:46] * 蕾蒂西娅 听着传音筒里传来的伊戈鲁的倒数声,睁大眼睛
[22:46] <伊戈鲁> “1!来吧!热情的接吻!”
[22:47] * 蕾蒂西娅 几乎是本能地抓住最近的摆设物,然后用尽了意志力防止自己尖叫出声
[22:48] <蕾蒂西娅> “——”
[22:49] <蕾蒂西娅> 【绝对……不能喊,不能再给其他人添麻烦了……不能喊……!】
[22:49] * 亚雷艾斯 计算好距离,几乎在冲撞的同时猛跃而起,拉着一条绳缆跳向黑色的舰船
[22:51] <ST> 幻日号的船员看上去也惊慌失措起来,他们并没有想到这艘船的战斗风格就和凶暴的空贼一样。
[22:52] <ST> 为了取得最佳的炮击角度,幻日号不得不收起了帆,也因为如此,信风使者猛然迫近了一大截的距离。
[22:53] <亚泰斯> “勾索炮开火,调整姿态,准备接舷战。”
[22:54] <ST> 黑色战船只来得及在撞击前做出一个小小的偏转,卸除了撞击时所产生的大部分动能。但也正因为这个巧妙的操作,信风使者的冲撞并没有撕开幻日号的船舷。
[22:54] * 亚泰斯 将自己的意识延展到整艘幻日号上
[22:54] <伊戈鲁> “好滑,他们涂了空鲸油吗!”
[22:54] * 梵 直接跳上了对方的甲板,让锁链包裹住自己,变成了巨大的铁球。
[22:54] * 伊戈鲁 啧了一声,拔出背在身后的巨剑
[22:54] * 亚雷艾斯 借助绳缆的机构呼的一下飞跃到幻日号甲板上
[22:54] <亚雷艾斯> “呀哈!第一!”
[22:55] <梵> “ 我去制造一下混乱,你们趁机该干啥干啥。 ”
[22:55] * 亚雷艾斯 下一个瞬间,两把精致的长剑握在手中
[22:55] <ST> 两艘船的外层御风装甲激烈地摩擦到了一块儿,这些用涂上了钢漆的防冻蜡制造的,主要用来保持舰内温度的材料像是火星一样四下飞溅。
[22:56] <ST> 幻日号的水手和空境顶尖的团队一样,很懂得如何作战,但对于一个滚动的铁球来说,谁都没有办法挡在它的前面。
[22:56] * 梵 让锁链上的刺儿伸出来,开始到处乱滚。
[22:56] * 梵 一边滚动一边寻找看上去像是首领类的人物和进入船舱的入口。
[22:57] <ST> 梵滚上了对方的甲板,像是颗具有自我意识的炮弹一样。
[22:57] * 亚雷艾斯 打量一下,向着船舵方向冲去
[22:57] <蕾蒂西娅> “……稍微,安静下来了……”
[22:57] <亚泰斯> “不要多做纠缠,把对方的首领压制住就是胜利。”
[22:57] <伊戈鲁> “魔族似乎能知道潘多拉之盒在哪里……不过我可没这种本事……”
[22:57] * 蕾蒂西娅 睁开眼看了看虽然还是有些颠簸但至少不再激烈地跳舞了的四周……
[22:57] * 伊戈鲁 犹豫着要往哪个方向突进
[22:57] <ST>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的拳头砸在了铁球的外壁上。
[22:58] <ST> 梵感到了一阵冲击传到了球里的自己的肾部。
[22:58] <ST> 强劲的转速也停了下来。
[22:58] * 蕾蒂西娅 为自己的不肖而叹了口气,看了看画具散落一地的画室,握住画笔打开了通往甲板的门
[22:59] <ST> 冲上甲板的亚雷艾斯只看到一个比自己还要高大的黑肤女性站在那里,她的手和脚上都穿戴着白金色的金属手套和靴子。
[22:59] * 亚雷艾斯 吹了一下口哨“嘘~好猛的力道。”
[22:59] <ST> 隆起的肌肉让亚雷艾斯自己也自愧不如地,停下了梵的冲撞。
[22:59] <亚雷艾斯> “不是船长也是大副吧。”
[22:59] <梵> “ 这种攻击方式真熟悉,像是我以前的某个老师…… ”
[22:59] <ST> “大姐头的力量当然很夸张啦。”
[23:00] <伊戈鲁> “好像有麻烦了”
[23:00] <ST> 亚雷艾斯话音未落,一把细身剑的剑尖从斜角刺了过来。
[23:00] * 伊戈鲁 发现不用再动脑筋了,不由得开心起来
[23:00] <亚雷艾斯> “唔!”
[23:00] * 梵 解除了铁球,让锁链进入攻击形态
[23:00] <ST> 虽然被白骑士巧妙地挡开,但眼前已经出现了一个带着羽毛帽子的人影。
[23:00] * 伊戈鲁 倒拖着巨剑冲向战圈
[23:00] * 亚雷艾斯 双剑交叉一格
[23:00] <ST> “久违啦,冠军。”
[23:01] <亚雷艾斯> “头儿都出来啦。”
[23:01] <ST> “听说你在之前的骑士大赛里很出风头呢!”
[23:01] <ST> “我可不是头儿哟~”出现在亚雷艾斯眼前的黑发青年带着轻佻的口吻说道:“是专做苦力工作的辛苦人呢~”
[23:01] <亚雷艾斯> “承让,我可不会因为那点成绩就自傲。”
[23:02] <ST> “别和他调情了,拿下这个家伙!”
[23:02] <亚雷艾斯> “看来可以来一次认真的对决了!”
[23:02] <梵> “ 女士,看起来我们不可避免地要一战了。 ”
[23:02] <ST> 一旁的尖细女声说道,旋即,一道如蛇般的在半空射向了亚雷艾斯。
[23:03] <ST> “姐姐真是的,我可没有和这家伙调情,只是被别人说道我们一起围攻白色阵营的战士,那就太没有面子啦~”
[23:03] <伊戈鲁> “二对一可不是个好习惯。”
[23:03] <ST> 虽然嘴上这么说,黑发的少年依旧对亚雷艾斯刺出了尖锐的一剑。
[23:03] * 伊戈鲁 探出巨剑为亚雷艾斯拦下突袭
[23:03] <ST> “这不就是2对2了吗!”
[23:03] <亚雷艾斯> “幸好我们人手还挺充足的!”
[23:04] * 亚雷艾斯 一剑斜格,一剑反手刺出!
[23:04] * 蕾蒂西娅 抱着画架推开甲板的门——差点儿没跌倒在甲板上
[23:04] <ST> 和在另外一边的剑斗不同,挡住了梵的女性虽然身形魁梧,但容貌却很不错,如同雕塑般完美的躯体在同时也充满着无法忽视的女人味。
[23:05] <ST> 她和梵的战斗快速而且无暇多言——并且很快就带上了浓烈的血腥。
[23:05] * 亚泰斯 将蕾蒂西娅扶稳,一起来到信风使者的船舷边
[23:05] <ST> 刺链切开了女子的肌肤,在她的身上制造了大量的血口,但就连眉头都没有皱一皱的女子始终追击着梵,并且不止一次地将刺链撕碎。
[23:06] <蕾蒂西娅> “啊,感谢、实在抱歉……啊!”
[23:06] <梵> “ 你的勇猛令人惊讶啊,女士。 ”
[23:07] <ST> “你的武器倒是很叫人头疼。”
[23:07] * 蕾蒂西娅 看到那边甲板上血肉横飞的激战,不禁感到一阵眩晕
[23:07] <ST> “是始源继承者吗?”
[23:07] <梵> “ 就这么下去我的武器恐怕会受不了,但速战速决的话,会对你造成真正的伤害呢。 ”
[23:07] <ST> “简直就像是全明星一样的船呢……难怪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声名鹊起。”
[23:07] <ST> “看来现在的我是赢不了的。”
[23:08] <亚泰斯> “不用担心,他们还没有陷入困境。”
[23:08] <ST> “但只有我一个人不够的话,不要忘记你们正在我们的船上。”
[23:08] <ST> “阿德诺恩大姐!我们也来帮忙!。”一名手持着三叉戟的少女冲了出来,站在了高大女性的身旁。
[23:09] <梵> “ 你也不要忘记我们的船就在那边。 ”
[23:09] <亚雷艾斯> “怎么跟老鼠窝似的一个接一个蹦出来……”
[23:09] <ST> 而在另外一边,亚雷艾斯和伊戈鲁虽然也比与自己对峙的人更胜一筹,但他们的对手远远不止一把细剑和一道长鞭。
[23:09] <梵> “ 我不是那些绅士,我不介意你们两个一起上。 ”
[23:10] <ST> 训练有素的幻日号船员们没有再让第三个信风使者的船员登上船舷,打退了数次登船的企图。
[23:11] <ST> “我们的船员可是很贵的哟?你们这些连BP都没有花过的渣渣是不可能与之相比的!”带着羽毛帽子的青年大笑着对亚雷艾斯说道。
[23:11] <蕾蒂西娅> “……但是,这样下去的话……我们得帮帮他们。”
[23:11] <亚雷艾斯> “不是一般的杂兵呢……这点值得我们学学攒点BP。但杂兵还是杂兵!”
[23:12] <ST> “不准说这种超游戏的话!”在另外一侧,那名女性用鞭子勉强扯开了伊戈鲁的大剑,狠狠地说道。
[23:12] <ST> 在亚泰斯和雷蒂西亚看来,这就是所谓的‘陷入僵局’的战况。
[23:12] <梵> “ 对,但你们的船和我们无法相提并论啊。 ”
[23:12] * 亚雷艾斯 虽然被青年缠着但还是不时挑开几个船员,勉强保持着勾缆没有被干掉
[23:13] <ST> 但亚泰斯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一切。
[23:13] <伊戈鲁> “没完没了……如果打赢了你们能直接把箱子给我们吗?”
[23:13] <ST> 幻日号原本就是比信风使者更大的船,载员也更多。
[23:13] * 亚雷艾斯 但也因此没办法更用力推进了
[23:13] <ST> “怎么可能,我们老大就是不想被你们这些家伙抓住才躲起来的啦!”
[23:13] <ST> “不准说你的姐夫是胆小鬼,你这个混蛋!”
[23:13] <亚雷艾斯> “噢……躲起来了吗。”
[23:13] <伊戈鲁> “除了带来灾祸那玩意没有别的用处了啊……脑子坏掉了吗?”
[23:14] * 蕾蒂西娅 不顾被劲风吹得快要飞走的帽子,匆匆支起画架
[23:14] <ST> “我们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军师反正会想办法的。”
[23:14] <梵> “ 带来灾祸就是一种用处啊,伊戈鲁。 ”
[23:14] <伊戈鲁> “姐姐真会给人添麻烦……”
[23:14] * 伊戈鲁 翻翻白眼
[23:14] <ST> “你们这些被有钱大小姐使唤的社畜是不会明白的吧,我们可是信赖着自己的领袖哦!”
[23:14] <亚雷艾斯> “……我们可没有工资啊!”
[23:15] <梵> “ 我觉得只要把他们全员打倒,应该就可以拿到东西了。 ”
[23:15] <ST> “啊,什么!你就是那个军师的‘弟弟’吗!?可恶……明明只是白色的家伙,却敢染指对立阵营的偶像吗!?我要好好教训你!”
[23:15] * 亚雷艾斯 好像提到了什么痛处,突然反击,双剑刺出
[23:16] <伊戈鲁> “呜啊,为什么突然激动起来了?”
[23:16] * 蕾蒂西娅 深呼吸,然后飞快地落笔,描绘出虽线条简略但绝不粗糙的……
[23:16] <亚泰斯> “蕾蒂西娅小姐,在他们的甲板上开个洞吧,我想我找到他们把东西藏在哪里了。”
[23:16] <蕾蒂西娅> “……我和您想的一样,请替我向梵先生他们道歉……”
[23:16] <亚泰斯> “我们的目的也不是占领这艘船。”
[23:17] <ST> 梵的攻击被持三叉戟的少女挡住,而后锁链被抓住后扯到了高大女子的身边,并且吃了沉重的一击。虽然刺链抵消了大部分的伤害,但这还是许久以来第一次被打中。
[23:17] <亚泰斯> 【准备跳】
[23:17] * 蕾蒂西娅 落笔,画布上呈现出的是一条中等大小、正在俯冲的——空鲸
[23:17] <ST> 伊戈鲁和亚雷艾斯被源源不断的利刃逼迫着,也没法轻易地向前前进。
[23:17] * 蕾蒂西娅 深呼吸
[23:17] <亚雷艾斯> “……希望你们有保险。”
[23:17] <ST> 但是雷蒂西亚和亚泰斯的一次撞击让所有人都脚下不稳。
[23:17] * 梵 让锁链旋转起来把两人驱赶开
[23:18] * 亚泰斯 灵能的讯息无声的传达到幻日号上的伙伴们身上
[23:18] <ST> “咦咦咦!?怎么了!?”
[23:18] * 亚雷艾斯 瞥了一眼空中,趁着空档抓住绳缆跳起
[23:18] * 蕾蒂西娅 用几乎要撕下的气势翻开画布
[23:18] <梵> “ ……虽然我说不介意和两个人打,但你们不能稍微体谅下我的辛苦之处么。 ”
[23:18] <ST> 虽然是究竟阵仗的船员,但是突然被数百吨的怪物撞到,幻日号几乎倾覆般地摇晃了起来。
[23:19] * 伊戈鲁 虽然反应慢了一点,但还是比敌人更及时的跳起来了
[23:19] <亚雷艾斯> “你扛得住的!我们快把大老鼠赶出来!”
[23:19] <ST> 亚雷艾斯和伊戈鲁也是勉强才稳定住身形,不幸的梵更是轱辘轱辘地滚了下去,落向了无边的深渊。
[23:19] <ST> 好在他又荡了回去。
[23:20] <蕾蒂西娅> “唔啊……!”
[23:20] <ST> 亚泰斯和雷蒂西亚钻进了下层的甲板,根据亚泰斯之前短暂时间里采集到的信息向前进。
[23:20] * 蕾蒂西娅 因为脚下的甲板也连带着摇晃起来,走起路来跌跌撞撞的
[23:20] * 梵 伸出锁链试图抓住船舷。
[23:20] <ST> 因为战斗集中在甲板上的关系,船舱内的守备并不严密。
[23:21] <ST> 几乎没费什么力气的,两个人冲进了储物舱,看到了这一行的目标物。
[23:21] * 亚雷艾斯 趁着混乱出手,接连几剑挑掉了黑发青年和长鞭少女的武器
[23:22] <蕾蒂西娅> “——”
[23:22] * 亚泰斯 灵能之手远距的伸出,指向那个被称作“潘多拉之盒”的东西
[23:22] * 蕾蒂西娅 停住了脚步,为‘色识’中所看到的事物而呆住了片刻
[23:22] <ST> 那是一个以黑色的金属和厚实的不明材料所制造的,带有上一个时代遗风的储藏物。
[23:23] <ST> 在雷蒂西亚看来,这是一个混杂了太多不祥的黑色,甚至会而让观赏者感到战栗的东西。
[23:23] <ST> 但无可否认,它内部所蕴藏着的东西也必定极其雄壮,伟大,甚至令人不由自主地想去敬拜。
[23:24] <ST> 亚泰斯的念力勉勉强强地拖曳着箱子,使之朝自己这一边滑动。
[23:24] <蕾蒂西娅> “……那个,真的很危险……”
[23:25] <ST> “船长亲自出马来做窃贼,真的好吗?”
[23:25] <蕾蒂西娅> “!”
[23:25] <ST> 一个声音从两人身后传了出来。
[23:25] <亚泰斯> “准确的说,是回收。”
[23:25] * 亚泰斯 转过身
[23:26] * 蕾蒂西娅 捏着画笔,少许有些畏缩
[23:26] <ST> 雷蒂西亚回头看到一名褐发的青年站在那里,在他的身旁是一位穿着精致的制服,戴着帽子,亚麻色秀发梳理成长辫的少女。
[23:27] <ST> 如果要说的话,青年大概和伊戈鲁或者梵他们差不多强,某种奇妙的力量在他腰际的佩剑中翻滚着,但是被剑鞘挡住看不太出来。
[23:28] <ST> 而他身旁的少女却像是某种古老存在的血脉继承者,周围跳动着着某种魔力的薄焰。
[23:28] <蕾蒂西娅> “……小心……那把剑。”
[23:28] * 蕾蒂西娅 轻声提醒自己的船长
[23:28] <ST> “是吗,我是不知道这个东西原来也是你们的……好像什么东西都属于你们这些贵族嘛。”
[23:29] <ST> 在双方对峙的同时,对方似乎也审视着亚泰斯与雷蒂西亚的实力。
[23:30] <亚泰斯> “那你现在知道了。”
[23:30] <蕾蒂西娅> “这个……这真的是非常危险的东西……”
[23:30] <ST> “是嘛,是很危险的东西嘛……那么,你们打算怎么处置它呢?”
[23:31] <亚泰斯> “封存,然后再进行研究。至少比你们‘使用’它要安全的多。”
[23:32] <ST> “——真是有意思的宣称呢。”
[23:32] <ST> “不过,在竞速上是我们输了也是确切无疑的事。”
[23:33] * 亚泰斯 对话过程中,没有停止牵引金属箱子
[23:33] <ST> “这一次就算你们赢了。”
[23:33] <ST> “不过要把上面闹腾的家伙们一起带走哦?”
[23:34] <亚泰斯> “妥协是很好的解决事情的方式。”
[23:34] <ST> 褐发的青年笑了笑。
[23:34] <ST> “所以你没有搞懂呢,年轻的王子。”
[23:34] <ST> “这不叫做妥协,而叫做风度啊。”
[23:34] * 蕾蒂西娅 眨眨眼,稍微松了口气
[23:35] <ST> “现在快点从我的船上消失吧。”
[23:35] * 蕾蒂西娅 几乎要感谢对方的船长了……
[23:35] <亚泰斯> “那就如你所说,我接受你的风度。”
[23:36] <蕾蒂西娅> “呼……”
[23:36] <ST> 双方的船长彼此点了点头,协议似乎就达成了。
[23:36] <ST> 在另外一边,幻日号的甲板上,亚雷艾斯压住了轻佻的青年和他艳丽的姐姐。
[23:36] <ST> 不过也被十几个水手压住了。
[23:37] <ST> 伊戈鲁的剑似乎很难在不捅到他的情况下把情势转好。
[23:37] <ST> 不过,即使都是学生,对停战协议也是绝对尊重的。
[23:38] <亚雷艾斯> “……唔……BP买的确实不太一样……”
[23:38] <ST> “快滚啦!你这个色狼!”
[23:39] <亚雷艾斯> “咦?说我吗?”
[23:39] * 亚雷艾斯 看见水手们松开了,翻身跳起来
[23:39] <ST> “你们的船长已经达成了你们的目的了。”
[23:39] <ST> 高大的黑肤女性对梵说道。
[23:39] <ST> “现在,希望你们能够离开。”
[23:40] <ST> “否则,我们只能使出全力杀掉你们,或者被你们杀掉——那种杀戮的游戏对我们来说还太早了点。”
[23:40] <伊戈鲁> “啊,当然当然。不过这里不招待晚饭吗?”
[23:40] <亚雷艾斯> “快撤吧,趁他们要赔偿之前。”
[23:41] * 亚雷艾斯 用手肘捅捅伊戈鲁
[23:41] <亚泰斯> “他们不太满意我们作为客人的风度。”
[23:41] * 亚泰斯 走出船舱,身后捎着那个笨重的金属箱子
[23:42] <伊戈鲁> “那还真是抱歉了……”
[23:42] <梵> “ 杀戮可不是游戏,女士,但我同意停战。 ”
[23:42] <亚雷艾斯> “这场打很愉快。”
[23:42] <梵> “ 毕竟快到下午茶的时间了。 ”
[23:42] <ST> “下次可不会这么便宜了哟!”
[23:42] * 亚雷艾斯 朝对手比比拇指
[23:42] * 梵 看了一下锁链上的怀表
[23:43] <ST> 在留下了一地碎裂的铁链和亚雷艾斯因为用力过猛而破掉的内裤碎片后,你们带着潘多拉之盒回到了信风使者号上。
[23:43] * 蕾蒂西娅 作为甲板上唯一没有拿武器的人,显得很不适应……
[23:43] <蕾蒂西娅> “哈啊……”
[23:43] <ST> 虽然鲸鱼撞破了幻日号的船舷,但信风使者上也被打穿了几个洞,水手(没有花BP的)正在殷切地进行修补。
[23:43] <亚泰斯> “不过来喝一场下午茶么。”
[23:43] * 蕾蒂西娅 靠着甲板门的扶手软软地坐倒在台阶上……
[23:44] <蕾蒂西娅> “请务必……”
[23:44] * 亚泰斯 靠着信风使者的船舷
[23:44] * 亚雷艾斯 落到甲板上之后解除了融合,喘着粗气坐了下来
[23:44] <ST> 信风使者慢慢地回到了航路上,精灵炉也宣告了停工,被吸引来的精灵也需要休息,从炉子里退了出去。
[23:45] * 亚雷艾斯 摸摸变回秘银大猫的艾森奈尔
[23:45] <亚雷艾斯> “说实话,有点侥幸呢。”
[23:45] <ST> ——————————————————————————————————————————————
[23:45] <ST> “为什么让他们走啊,舰长!”
[23:46] <ST> “就是啊!居然让摸过军师那对美妙胸部的家伙离开了这艘船,我要如何面对军师俱乐部的其他伙伴!”
[23:46] <ST> “虽然那家伙很强,但如果战斗下去的话,我们的胜算比较大。”
[23:46] <ST> “唔,大家都很不满呢。”
[23:48] <ST> “但根据我的评估,对方的确比我们稍微强大一点,虽然并不怀疑阿诺恩和拉娜你们的实力和斗志,但我可不想因为这样的事就让大家遇到危险——对我来说没有比你们还重要的东西呢。”
[23:48] <ST> “呜哇,说了!他居然说出来了!”
[23:48] <ST> 姑且不论是否娶了五个妻子的男人的气度,船长很好地安抚了女性船员以及一部分男性船员的不满之后,接着开口说道。
[23:49] <ST> “如果继续交锋的话,即使打退我们,我们的船也会受到相当的损伤,可能就撑不过接下来的时刻了。”
[23:49] <ST> “……接下来?”
[23:49] <ST> “那个箱子,是真货哦?里面的东西绝对不是人类可以掌握的,这一点……那个王子说的倒是没错。”
[23:50] <ST> “但就算不打开,它也已经相当危险了,就像是炸弹一样。”
[23:50] <ST> “我可不想把炸弹在自己的船上保管。”
[23:50] <ST> 说道这里,大副莉亚娜站到了舰长的身边。
[23:51] <ST> “大马鹅号,天狼号与黑色渡鸦号三艘船舰已经回应了我们的狩猎邀请,将会在预定时间内与我们汇合。”
[23:51] <ST> “……大马鹅号?”
[23:52] <ST> 看着船长和其他人一脸的茫然,大副补充道“是最近才加入我们的那艘船,船长还在通过打架选取的那艘”,虽然成功地解释清楚了,幻日号的船员脸上却写满了不安。
[23:53] <ST> “反正,大家都是要回学院的。路上还有很多机会,不用太着急。”
[23:53] <ST> “大家做好准备吧!”
[23:53] <ST> ——————————————————————————————————————————————
[23:53] <ST> 虽然船上不是每个人都会魔法,但从黑色的箱子里溢出的气息还是足以叫人不安。
[23:54] <伊戈鲁> “……那个……要不要……”
[23:54] <ST> “说实话,我不推荐你们带着这个东西呢。”
[23:54] * 伊戈鲁 看了看大家的表情,把打开看看的建议吞了回去
[23:54] * 亚雷艾斯 回过气来,抱着双手打量着这玩意
[23:54] <亚泰斯> “不要。”
[23:54] <亚雷艾斯> “我理解你的心情!”
[23:54] * 亚雷艾斯 拍伊戈鲁的肩膀
[23:54] <ST> 从伊戈鲁房间里穿着他的睡衣走出来的黑发少女一边擦着自己洗澡后湿润的头发,一边说道。
[23:55] <伊戈鲁> “没得选吧,总得有个倒霉的快递员”
[23:55] * 亚泰斯 稳稳的坐在小圆桌边,品尝下午茶
[23:55] <ST> 顺带一提,为了更有效率地追击,露娜和她的爸爸因为超重而被当作可抛弃行李留在了你们的出发地。
[23:55] <ST> 好感度Down了。
[23:56] <ST> “从它里面散发的魔气已经相当严重了,几乎就像是一个会移动的小型魔界。”
[23:56] <蕾蒂西娅> “不是就像。”
[23:56] * 蕾蒂西娅 控制着自己不去看那里面……
[23:56] <亚泰斯> “就是呢。”
[23:56] * 蕾蒂西娅 稍微咬着嘴唇
[23:56] <伊戈鲁> “有什么临时封印一下的办法吗……”
[23:56] <ST> “我的血大概是可以啦。”
[23:57] <伊戈鲁> “……还是算了”
[23:57] <ST> “不过需要可以把它泡进去的量,我可没有那么多。”
[23:57] <ST> “接下来……”
[23:57] <梵> “ ……要日夜派人看守它么。 ”
[23:57] <亚雷艾斯> “那就只能顶着这个炸弹尽快返航了?”
[23:57] <ST> 格伦莉芙话音刚落,你们就听到了外部的示警。
[23:58] <蕾蒂西娅> “!”
[23:58] <ST> “有敌舰靠近!”
[23:58] * 伊戈鲁 叹
[23:58] <ST> “好像是黑色的家伙——又似乎不是!”
[23:58] <亚雷艾斯> “有点麻烦诶。”
[23:58] * 亚雷艾斯 快速冲出去
[23:58] <亚泰斯> “看对方船长的那个表情,果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23:58] * 亚泰斯 那个男人的表情实在是太露骨了
[23:58] * 伊戈鲁 走出船舱,站上舵位
[23:59] * 亚泰斯 放下茶杯,踱了出去
[23:59] * 亚雷艾斯 灵巧地几个起落,拉着缆绳滑到主桅杆的瞭望岗上
[00:00] <ST> 你们离开幻日号,回到自己的船上后,已经喝过了下午茶,(对部分成员来说)来过了一发,快要到晚饭的时间。
[00:00] <ST> 因此天空有些黑也是当然的——虽然如此,但亚雷艾斯却感到一阵阴寒,就像是冬季提前到来了似的。
[00:01] <ST> 远处,一点船影若隐若现——不知为什么,看上去似乎是一艘相当破旧的船。
[00:01] <亚雷艾斯> “不对劲……不是黑色那么简单!”
[00:02] <ST> 不仅船壳破损严重,连船帆都像是被施暴的连裤袜一样满是破洞。
[00:02] * 亚雷艾斯 咽下口水,手心有点冒汗
[00:02] <蕾蒂西娅> “……”
[00:02] <亚雷艾斯> “……幽灵船……?”
[00:02] * 蕾蒂西娅 不知为何,看了看天上……然后看了看裙边
[00:02] * 亚雷艾斯 联想起一些故事
[00:02] <亚泰斯> “蕾蒂西娅,我们需要一点照明。”
[00:03] <ST> 但就是这样的船,并没有被信风使者抛离。
[00:03] <亚雷艾斯> “伊戈鲁!避开它!绝对不是好东西!”
[00:03] <ST> 并且缓缓地向你们靠了过来。
[00:03] <伊戈鲁> “不用你说我也……但有点不妙!”
[00:03] <蕾蒂西娅> “我试试看……”
[00:03] <梵> “ 还是做好战斗准备吧。 ”
[00:04] <亚雷艾斯> “恐怕不是简单战斗就能对付的家伙……”
[00:04] * 亚雷艾斯 顺着绳梯滑下来
[00:04] <ST> 感觉那并不是船体能够做出的动作,就像是没有重量似地,那艘船向你们飘近。
[00:04] * 蕾蒂西娅 没有展开画架,简单地在画布上划下一道金色的轨迹
[00:04] <ST> (没有花BP的)水手们明显对这场景感到了恐惧,大呼小叫起来。
[00:05] <ST> 操纵船只的效率也因此变得低下。
[00:05] <亚雷艾斯> “朝他们打旗号!”
[00:05] * 亚雷艾斯 大声吩咐上方的船员
[00:05] <ST> 雷蒂西亚召唤出的阳光刺破云层照射了下来。
[00:05] <伊戈鲁> “说到旗号……”
[00:05] <ST> 但是很快就被更加浓重的黑云所吞没
[00:05] * 伊戈鲁 眯起眼睛观察对方的旗帜
[00:05] <亚泰斯> “镇定,除了锅炉的船员,到船舱躲避。”
[00:05] <ST> 在刹那的光明中,你们看到,对方的船上并没有一个人在操控。
[00:05] * 亚雷艾斯 一边说一边已经走向魔导炮旁准备
[00:05] <ST> 没有人收拾缆索,也没有人掌舵。
[00:06] <亚雷艾斯> “嘿,真就是幽灵船呢。”
[00:06] <ST> 但船帆却自动地收放张开,采捕着并不存在的风,朝你们迫近。
[00:07] <伊戈鲁> “真不想对上这种怪物……”
[00:07] <蕾蒂西娅> “看不清楚……”
[00:07] <亚泰斯> “伊戈鲁,我们要和它接舷。”
[00:07] <伊戈鲁> “你确定?!”
[00:07] * 蕾蒂西娅 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船舷边,眺望着那艘船
[00:07] <亚泰斯> “我宁愿在风小一点的状态和它接舷。”
[00:08] * 蕾蒂西娅 努力辨认它在色识中的深浅与调子
[00:08] <亚雷艾斯> “是冲着那个东西来的吧……”
[00:08] * 亚泰斯 从船长室出来
[00:08] <亚泰斯> “现在要丢掉潘多拉之盒也来不及了。”
[00:09] <ST> 黑色的船越靠越近,你们都听到了一阵和婉转悠扬扯不上半点关系的尖利嗓音,仔细一听,是无数个声音在嘶哑地唱着关于死亡,痛苦与绝望的船歌。
[00:09] <亚雷艾斯> “那就只有放手一搏了么,祈祷女神保佑剑能对付那家伙。”
[00:09] <伊戈鲁> “那么没办法了……准备接舷”
[00:09] <伊戈鲁> “希望上面有能用剑砍的东西”
[00:10] <ST> “这个东西是‘漂泊的鬼帆’嘛——大体上是被烂的船体的冤魂聚集起来形成的不死生物而已,也不会是什么打不过的东西啦。”格伦莉芙见多识广地对伊戈鲁说道:“不过,它上面载着的乘客,可是非常非常喜欢活人的肉和血哦?”
[00:10] * 伊戈鲁 抢过风头,迎风转舵
[00:10] <ST> “附加了魔法的剑是可以砍的,可是,不干掉‘船长的话”
[00:10] * 亚雷艾斯 招呼了一声,艾森奈尔嗷嗷地蹦过来变化成铠甲,覆盖在身上
[00:10] <亚泰斯> “真是个好消息。”
[00:11] <ST> “要砍掉成千上万的冤魂就太浪费时间啦。”
[00:11] <蕾蒂西娅> “唔……我们能不能,在不靠近的时候就……”
[00:11] <ST> “看起来有一场糟糕的战斗了,我去换衣服。”
[00:11] <亚雷艾斯> “放一炮试试?”
[00:11] <梵> “ 这里倒不缺附加了魔法的剑。 ”
[00:11] * 亚雷艾斯 手放在魔导炮的控制台上
[00:11] <亚泰斯> “黑船的船长都没有这种风度呢。”
[00:11] <ST> 就在格伦莉芙跑下去没多久,尖利的炮声响了起来。
[00:12] <亚泰斯> “可以,如果魔导炮对它们有效无疑是个更好的消息。”
[00:12] <ST> 你们看见破旧船身上,无数悲痛扭曲的人脸浮起,张开了他们黝黑的嘴。
[00:12] <亚雷艾斯> “被对面抢了第一发哩……”
[00:12] <ST> 尖利的叫声汇聚而成的声波就是这艘船的炮击。
[00:12] <伊戈鲁> “这种东西,怎么回避啊!”
[00:13] <蕾蒂西娅> “请交给我!”
[00:13] * 亚雷艾斯 调整炮台,对着幽灵船射出一发
[00:13] * 蕾蒂西娅 几乎是看到那些脸出现的同时就开始作画
[00:14] <ST> 信风使者在半空盘旋着和对方交错而过。
[00:14] * 蕾蒂西娅 画笔下涌现的是汇成韵律的南风
[00:15] * 蕾蒂西娅 的笔描绘出以复杂轨迹交汇的风与风,鸣响出清朗——更重要的是,与那怨念之音同样强烈——的自然旋律
[00:15] <ST> 对方的咆哮不仅仅撕裂人的鼓膜和灵魂,也震碎了酒杯,舷窗和一切易碎的物品。
[00:15] <蕾蒂西娅> “唔——!”
[00:15] <ST> 但是雷蒂西亚召唤的风壁阻止了进一步的损伤产生。
[00:16] <亚雷艾斯> “吵死了——”
[00:16] <梵> “ 我想起猫在抓黑板的声音了—— ”
[00:16] * 梵 捂住耳朵
[00:16] <ST> 信风使者的船身稳定了一下之后,亚雷艾斯放出的精灵炮做出了反击。
[00:16] * 蕾蒂西娅 捂住了耳朵,但没有闭上双眼
[00:16] <伊戈鲁> “我听过的最难听的……”
[00:16] <亚泰斯> “没有人被杀死,或者耳聋,很好。”
[00:16] <ST> 元素界最纯粹的魔法力汇聚成一把银色的剑,劈向了那艘船。
[00:16] <ST> 击穿了它的船身。
[00:17] <亚雷艾斯> “好像有用!”
[00:17] * 亚泰斯 对幽灵船进行了一点试探
[00:17] <ST> 你们看见整艘船都是由‘脸’组成的。
[00:17] * 亚雷艾斯 手搭凉棚眺望
[00:17] <ST> 无数尖叫的幽灵在这一击之下被白光所升华。
[00:17] <ST> 幽灵船一个疾转,向你们冲来。
[00:18] <伊戈鲁> “格伦莉芙说的对,我们得去找出船长来”
[00:18] * 伊戈鲁 评估了一下损害
[00:18] <ST> 同时大量灵体飞离了船身,朝你们的船飞来,
[00:18] <亚泰斯> “有志愿者么。”
[00:18] <ST> 你们大多都知道这种叫做‘怨灵’的生物能够以碰触杀人。
[00:19] <亚雷艾斯> “嘛,突击这种事自然少不了我。”
[00:19] <ST> 单个并不是无法应对的威胁,但这样的数量足够屠杀一个城市了。
[00:19] <亚雷艾斯> “但我们不要过分靠近,碰上了船大概我们全部都要完蛋。”
[00:19] <蕾蒂西娅> “……好多……”
[00:20] <亚雷艾斯> “一边绕行分散怨灵的注意,一边想办法突击干掉船长吧。”
[00:20] * 蕾蒂西娅 不禁带着担忧看向底仓……那里放着前一场战斗中回收的物件
[00:20] <梵> “ 它们的船长平时一定不怎么管教手下的…… ”
[00:21] <伊戈鲁> “不停画出太阳来,蕾蒂西娅你能撑多久?”
[00:21] <亚泰斯> “那些怨灵,应该也无法离开船太远。”
[00:21] <蕾蒂西娅> “唔……一天?”
[00:21] * 蕾蒂西娅 眨了眨眼睛
[00:21] <伊戈鲁> “听你这么说真是安心……那船就拜托你了”
[00:22] * 亚雷艾斯 吹吹口哨,飞龙扑腾扑腾从甲板上的窝蹦过来
[00:22] <蕾蒂西娅> “太阳很简单……啊诶?”
[00:22] * 蕾蒂西娅 被伊戈鲁拉着坐上操舵位……
[00:22] * 蕾蒂西娅 看看右手的笔……
[00:22] <亚雷艾斯> “不要掉以轻心放松这边的防卫。”
[00:22] * 蕾蒂西娅 看看面前的舵
[00:22] * 蕾蒂西娅 眨了眨眼
[00:23] <亚泰斯> “很快就要再次接近,几位,抓准时机上船。”
[00:23] <蕾蒂西娅> “……呜。”
[00:23] <亚雷艾斯> “好了,要搭顺风龙么?还能带一两个。”
[00:23] * 蕾蒂西娅 认命地开始画(闭着眼睛也能画出来的)太阳
[00:23] <伊戈鲁> “载我一程”
[00:24] * 亚雷艾斯 跳上疾风的背上牵起缰绳
[00:24] * 伊戈鲁 一只手拎起巨剑,一只手抓住飞龙的脚
[00:24] * 亚泰斯 扶住护栏,链接上众人的心灵
[00:25] <亚雷艾斯> “抓稳了!”
[00:26] * 亚雷艾斯 一拉缰绳,疾风腾空而起,盘旋起来
[00:26] <梵> “ 三个人能坐下么?看来我还是先在这里等你们 ”
[00:26] <ST> 飞龙一跃而起,带着战士们掠向了不吉的飞船。
[00:26] <ST> 看得出,它对于怨灵并非毫无恐惧,毕竟只要几次碰触就可能会被杀死。
[00:27] <亚雷艾斯> “疾风送我们到了就赶紧跑吧,可别被追上咯。”
[00:27] * 亚雷艾斯 拍拍飞龙的脖子安抚它
[00:27] <ST> 不过,对主人的忠诚还是让它忠于职守地冲向敌阵。
[00:27] <ST> “真是,居然不等我,讨厌的男人……”
[00:27] <亚泰斯> 【船上应该藏着别的东西,看到什么稀奇的记得捎上。】
[00:28] <ST> 格伦莉芙一边套上靴子,一边走出了伊戈鲁的房间。
[00:28] <亚泰斯> “那边的魔导炮还空着,小心别打到他们了。”
[00:28] <ST> 然后,她忽然停住了脚步,转动了目光看向了一旁船长室内没有管好的门。
[00:30] <ST> 一股无法忽略的‘恶臭’从那里流了出来,格伦莉芙推开门走了进去,刚好看见潘多拉之盒内部的某种东西微微顶开了盒盖,一只细长而削瘦的黑色手臂正从里面探出来。
[00:30] <ST> “……呜哇,这应该……”
[00:30] <ST> 黑发的女驱魔人系上了长发,举起剑。
[00:31] * 梵 听到那边的动静,赶了过去
[00:31] <ST> 就在信风使者上的大部分人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战斗已经开始了。
[00:31] <ST> ——————————————————————————————————————————————————
[00:31] * ST 先Save!
« 上次编辑: 2015-12-28, 周一 21:07:49 由 Dya »